背景: #EDF0F5 #FAFBE6 #FFF2E2 #FDE6E0 #F3FFE1 #DAFAF3 #EAEAEF 默认  
阅读新闻

黄美廉的见证(专辑)

[日期:2009-05-28] 来源:  作者: [字体: ]

黄美廉的见证(专辑)

 

见证视频:http://www.tudou.com/programs/view/Dv6Jl_esRfA/

 

 

在光明里-感谢上帝恩典的黄美廉

李政纯专访

 

  当您用心观赏着一幅幅强而有力,且具有高度视觉效果的抽象画,有没有感受到画中所表达出来的思想、讯息及信念,您一定不知道这些画都是出自于一位脑性麻痹患者黄美廉的手中;在访谈黄美廉小姐的过程中,透过文字,我们看到了她的自信与希望…

 

 

  克服脑性麻痹的悲哀

 

  出生时因为一些意外而罹患了脑性麻痹的黄美廉,在六岁之前全身的运动神经和语言神经受到伤害,使得她丧失了智力现象,口水有常常不停地向外流。看在旁人的眼里,就像是一个怪物。但是,这并没有阻碍父母对他的爱,每天爸妈只要一有空,就会抱抱她、陪她玩,甚至还会带她去探望朋友,说「这是我们的女儿,上帝爱她,我们也爱她。」这一点对黄美廉的影响非常深刻,也是支持他走下去的动力。

 

  坚持努力达成梦想

 

  从学习写字开始,黄妈妈握着黄美廉的手,一字一字地写出了希望与梦想,也让她认清必须对自己的生命负责。在小学二年级时,因为一位好老师-马怡江的启发,促使她找到人生的目标,确立了当一位画家的志向。中学毕业后,黄美廉分别进入了洛杉矶学院和加州州立大学修读艺术,也一步步完成他从小的心愿。脑性麻痹的她,虽然动作比别人慢,要花更多的时间去准备功课,也没有时间去参加课外活动,但这些丝毫没有打败他的信心,反而让她更加坚定自己的意志。就这样黄美廉凭着自己的信心与理想,取得了艺术博士的学位,更在世界各地开画展,让更多的人看到了她的努力与梦想的达成。

 

  相信上帝、热爱生命

 

  现在忙碌的她,偶而会想起在美国那段悠闲的日子,但回忆终究是回忆,她更重视眼前的生活,因为她认为每个阶段都有不同的责任和使命,笃信基督教的她相信,只要做好分内的事,相信上帝、热爱生命,美丽的前途就不远了。虽然有时候会困惑、灰心、失望和沮丧,但这些都只是短暂的,终究会雨过天晴。而且从失败的经验中才知道如何去拥有与珍惜更大的成功。

 

  活出自己生命的色彩

 

  黄美廉告诉我们:「遇到困难并不是新鲜事,然而令我们惊喜的是由困难中学习怎么以勇气去面对、自我反省、试着改变与解决问题。如果一直在怨天尤人而不去作些自己和对别人都有益的事,怎么会有今天如此喜乐的生活呢?」在生命的过程中,黄美廉领悟到无论在什么环境中,都必须要有一颗学习的心,不可放弃自己,遇到问题就要用决心去克服,继续努力地活出自己生命的色彩。

 

  访谈的最后,黄美廉告诉我们不论您的生命是热情的红色、明艳的橙、灿烂的黄、轻松的绿、深沉的蓝、冷静的紫、纯净的白,还是严谨的黑…..都让它们在生命中发挥到极至吧!

 

  

 

  

如果我能唱

  黄美廉

 

  如能我能完整唱一首歌,

 

  那将是对你的感恩和赞美;

 

  苦难中,你给我安慰,

 

  彷徨时,你给我智能。

 

  虽然我不能开口唱一首歌,

 

  我却要对你献上真诚敬拜;

 

  每时刻你的手牵引我,

 

  你慈爱使我开怀。

 

  天上的云雀啊!

 

  会唱的人们哪!

 

  你们可愿代我,

 

  歌颂上帝无比之美?

 

  我愿用耳倾听,

 

  我愿用心共鸣,

 

  这发自内心深处最美的声音——

 

  我真爱你!

 

  这首歌对大家来说,可能很陌生,因为这是天韵诗班最新专辑里的歌曲,也是我作词的处女作。在写「美廉音乐盒」的二年四个月中,除了听过许多好歌之外,最意想不到的收获,就是产生尝试写词的兴趣。说不定将来有一天,我会帮一些我所喜欢的歌手写词。但是上帝在我心中永远处于优先地位,所以,我的处女歌词是献给上帝的。

 

  我从小就因残障而无法开口说话,更不可能完整的唱一首歌。我可以发出声音,但是不可能控制得如常人一样好。这使得我到二十七岁时都不太敢和会唱歌的人谈话,甚至在看教会弟兄姊妹练习诗歌时,我都有些自卑。有一次我对教会姊妹说出心里「不才明主弃」的感受,我真的是非常难以控制这种无力又自卑的感觉。

 

  直到如今,主日聚会我仍然会迟到,不是因为赖床,而是因为依然不能摆脱自卑的阴影。在台北教会的朱牧师及师母比较能了解及包容我这软弱的心理状态,也不勉强我,但他们希望我了解唱诗也是敬拜的一部份。

 

  像我这样热爱音乐的女人(喜欢莫扎特、贝多芬、柴可夫斯基、孟德尔颂……张学友、周华健等等),实在非常遗憾自己不能唱歌又不会弹琴。但有一天,我的好朋友容耀老师竟然请我为他演唱的一首新歌写一段感想,后来中信主编邀我写「美廉音乐盒」这个专栏,使我歌曲越听越多,而且对音乐越来越敏锐及喜爱。

 

  当叶薇心姊姊邀我为天韵诗班作词时,我向她请教作词的方法,因为我在这方面没有甚么经验。我好感谢上帝及薇心姊姊教我很多这方面的知识,再加上得到上帝和救世传播协会的全然支持及信任,我才开始放胆去写歌词。

 

  我心中一直有个愿望,就是能唱完一整首歌,但这可能是我永远无法完成的心愿。又如果我可以完整的唱完一首歌,那将会是哪一首歌呢?是DianaRose的“EndlessLove”,还是张学友的「拥有」、「吻别」呢?我想大概都不会是这些歌,而是向神献上歌颂与赞美的诗歌吧!因为上帝那么疼爱我及世上的人与动植物,衪是配得称颂的。

 

  但是我连音都抓不稳,那么我只好请天上的云雀以优美的歌声替我传达对上帝的感谢、赞美与爱。

 

  我作画、写作都在表达对上帝无限的敬爱,而这些作品也为我自己和其它人带来了希望,这是我作品的精髓所在。我永远都不放弃上帝给我的任何一个机会,既然我无法完整地唱一首歌,那我就写歌给别人唱吧!在心理学上,这是一种转移和升华作用,当别人唱着我的歌时,等于是替我赞美上帝啊!这大概是我实现心愿的另外一种方式吧!

 

  在往后的日子里,或许我仍然不会参加聚会前半段的敬拜赞美(对不起了!朱牧师),但是我已经不再自卑了,而且我和一些爱唱歌的朋友相处得很好。希望将来我能写出更多歌词,让人们赞美那位爱我、而且我也爱衪的主。这次的经历让我体会到:或许换个方式,我们仍能达成所愿。为此,我们更要感谢主赐给我们智能。

 

  

 

  

如果我能唱--记一个无法言语而渴望感恩的人

  慕容仰

 

  有一首诗歌叫着《如果我能唱》,开首是这样的:“如果我能完整唱一首歌,那将是对你的感恩和赞美。”然后歌者道出原因:“苦难中你给我安慰,彷徨时你给我智能。虽然我不能开口唱一首歌,我却要对你献上真诚敬拜。”接下来她呼唤:“天上的云雀啊!会唱的人们哪,你们可愿代我歌颂上帝无比之美?”

 

  如果这首歌不是黄美廉写的,我们可以说无论歌词和旋律,都很美。

 

  但当诗歌的作者是黄美廉,你怎么还能说它美呢?不,它变得丰富了,它变得深邃!它也能温暖曾经绝望的人。

 

  听着听着,我忽然觉得鼻头好酸,因为在一般人眼中,她是“最不配”向上帝感恩的。在一般人眼中她也是最不可能还有感恩的。

 

  怎么可能还感恩?如果你这一生站也站不直,说也说不清,从一出世就患上脑性麻痹症,以后还要拖带功能不全的肢体终老?

 

  我就看过绝大部份比她还健全,还有条件的人,却宁可选择放弃尊严,放弃生命,也不愿再活在阳光下。

 

  好了,这黄美廉到底是谁?宇宙光杂志这样描述:她是一个自小只能软趴趴卧在床上或地上的孩子。她是一个无法控制自己要不要流口水的孩子。她是一个看起来没有一点智力的孩子。她是一个被医生判定活不过6岁的孩子。但今天她成了美术博士。

 

  黄美廉在一次访问中为自己生命的韧力揭秘,她说自己的生命是由黄爸爸坚定的信念建立起来的,因他爸爸相信上帝所赐的,都是对人有益的,而凡出于上帝的都是美好的,所以每当他们夫妇带小美廉出门时,总是这样说:"这是我们的女儿,上帝爱她,我们也爱她"

 

  对于不能感恩的人,黄美廉认为:“上帝是公平的,只是有些人的心对上帝、对自己、别人并不公平,才造成了世上一切的纷争与痛苦。如果每个人都学习以上帝的慈爱来对待世上的人和物,那么世界会比现在更美丽又干净、有爱心又有智能。”

 

  因此她用彩笔继续挥洒生命的彩虹。

 

  2002113日,原载于《星洲日报》

 

  

 

  

青春添彩--生命不留白

 

黄美廉

 

 大家好,我是黄美廉,今天很高兴可以和大家分享一些生命的经历,希望大家保持平常心,来面对像我这样的人。不要以为我是艺术专科博士,就一定会讲梵谷、莫内、毕卡索,虽然他们都是我所喜欢的艺术家。艺术是什么呢?或者应该问艺术本质是什么?对我而言珍惜、重视与把握生命中每一个感动,然后去创造自己生活中的美好事物就是艺术。

 

  大家可能会看到我这样子的身体状况,还可以画画,是同情?是惊讶?是敬佩?还是有一点信任呢?这些我都可以接受,但请先听我的故事吧。

 

  我从一出生就罹患了脑性麻痹,这是因为一些意外所造成的。脑性麻痹使我的运动神经和语言神经受到伤害。从小我只能全身软软的卧在床上或地上,虽然我试着爬着走,但走着走着就跌倒了。我的口水常常不停的往外流,没有一点智力的样子,医生根据我的情况判定我活不过6岁。我的母亲本是一位秀丽又爱美的小妇人,面对自己生下的女儿,却是口歪眼斜,口水流得满嘴满身,笨笨傻傻的像软泥瘫在那里,不知道什么时候,我又会出什么状况,她常看着我,想到未来的前途渺茫,不由得伤心落泪。甚至有时心情沮丧到了极点,心想不如把我掐死,自己再去自杀。好在我那个基督徒的爸爸有一个信念,那就是:「上帝所赐的,都是对人有益,凡出于上帝都是美好的」。爸爸妈妈就带着我四处求医,听到有什么药就去找,但是我仍然不见起色,我想再当时一般有残障孩子的父母,很多就放弃小孩让他们自生自灭,真是非常可怜。如果当时父母对我放弃希望,就不会有今天的我站在大家面前了。我的爸爸妈妈不但不放弃我,反而更加爱护我,他们每天只要有空就会来抱抱我和我玩,对我说圣经故事。而且他们会抱我出去探望朋友,并对朋友介绍说:「这是我的女儿,上帝爱她,我们也爱她。」这点影响我很深,上帝是爱我的,尽管我的身体残障,但上帝和家人都永远都支持我及爱我的。例如我两位阿妈,在小的时候对我的爱护,让我深深怀念。

 

  在我记忆最初的那一段日子里,从幼稚园中午放学之后,就被接到阿公阿妈的店里,到了晚上,爸爸妈妈忙完他们的工作后,才会接我回家。我相当喜欢留在阿妈的身边,因为阿公店里有许多人走来走去,比我待在家里整天看着窗外的景物及天花板,有趣多了。

 

  而且阿妈会常常弄来自己店里的布丁、锅烧大面、红茶、汽水,甚至还有巷口那家外省面摊的卤味及炸酱面、一口一口的喂我吃,我总是吃的津津有味,而且把一碗面吃得精光。这对阿妈来说,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。但无论我怎么吃,我还是瘦,还是软软一团的摊在摇篮里,脚根本不听使唤,站不起来。我每天上幼稚园都是保姆带着和扶着,上课的时候我也好象是一个局外人,因为我既没办法比手语,也还没学写字,所以无法用写的。

 

  在别人眼中,我只是一个没有希望的怪物孩子。甚至有的邻人走到我阿公的店前,看到我又瘦又怪的模样,就对阿妈说:「你的孙子,将来只有到马戏团给人看得份了。」在当时,我阿妈就只摸摸我的头,擦着我的口水,不发一言,这和她平常热情亲切的模样完全不同。邻居大概也觉得无趣,就走了。这个时候阿妈会把我紧紧抱在怀中。现在回想起来,我才明白,原来阿妈是多么忍耐,并坚强的面对我和别人异样的眼光了。

 

  遗憾的是从我14岁出国前见她那次之后,就没有机会在见到她了。我常常写信回去台南老家,才知道后来她中风了。也许她在世的最后那一段日子里,记忆中仍有我们一家人,但她永远都没有办法对那些当时嘲笑我们祖孙二人的邻居说:「我的孙女可不是在马戏团给人看得怪物!她很会读书,而且是一个画家哦!」

 

  我从来没看过我爸爸的爸爸。据说他是很有名的医生,但很可惜的是,他早在我爸妈结婚之前就去世了。而我和南庄阿妈不像台南阿妈有那么亲密的互动关系,因为我爸爸的工作总是和南庄离得很远,所以我大多是在清晨或很晚的夜里,才看到南庄阿妈的身影,提着大包小包自制的红龟粿、绿绿的草仔糕、象牙白的萝卜糕,以及古铜色的甜仔糕等。我实在很喜欢吃我南庄阿妈做的那些东西,但是南庄阿妈不像台南阿妈那么善于将她疼爱我们的感情表达出来。她总是对我爸爸妈妈说一些信仰与家常琐事,这大概和她长年住在山中有关吧!

 

  南庄阿妈是为助产士,由于偏僻的山区里没有医生,她当然就成了乡中与附近村子的医护人员及医疗谘询人员了。她常常要在晚上去替人接生,而且有时候一走就是23个小时,甚至更久的山路,才可以到达那将要生产的人家。一个妇人和一两个急切的男人一起翻山越岭,就为了一个新生命的诞生,实在令人难以想象!因此在我脑海中常常勾划出一幅景象:阿妈辛苦了一天之后,拖着疲惫的身影,在黑紫色的夜幕及昏黄的烛光里,等着迎接新生儿到来,以及在生命降临的一刹那里,闪耀在她疲惫的脸上与疲累双眼中,将会是何等的喜悦与生命的光辉阿!

 

  据我爸爸说,南庄阿妈接生的人,实在多得数不清。我知道如果我是阿妈接生的话,也许就不会罹患脑性麻痹,而是健健康康的了。但谁又知道呢?自我出生之后一直都不太顺利。负责为我妈妈接生的医生,第二天就出差到外地去。而我打从出生后就一直不哭,使得那些助理医生个个惊惶失措,于是爸爸立刻请人通知南庄阿妈,阿妈从南庄一路风尘仆仆地赶到台南的妇产科后,找到我婴儿小脚的血管,立刻打了一针,我随即大哭一声,就这样,她救了我一条小命。我想,类似这样的情形一定很多,不然她不会那么熟练地就替我打了连一般医生都没有把握的针,把我从死亡边缘救了回来。

 

  但我对南庄阿妈印象最深刻的是,她和她那只猫的形象。记得我小学五年级的暑假,因为爸爸出国,哥哥要准备考高中,妈妈就叫姑姑带我去南庄住。当时我从没有离开妈妈一星期以上,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要去南庄?我要住多久?而且我很难适应那里的乡下生活。我在那里住了几天,看到阿妈养的一只猫,硕大又毛茸茸的身躯,令我心生恐惧。尤其它很喜欢睡在很高的柜子上,我实在很害怕它跌下来会压死我,光是这样的念头就够恐怖了!但是在它的眼神中不时会散发出一种独特的光芒,而且阿妈偶尔也会抱起它,两个硕壮的身体搂在一起。当我看到这一幕景象时,给我的感受是一种强而有力,却又温柔细腻的震撼。

 

  后来,忘了是爸爸还是妈妈告诉我,那只猫本来是营养不良,又瘦幼小的,阿妈看到之后就给它打维他命补针,又喂它吃好吃又营养的食物,结果就成了我当时眼中的庞然大物了。我从阿妈身上看到她是那样的热爱生命,感受到人在内心世界里蕴藏了深沉的爱与力量,她选择助产士这样的职业,为迎接新生命来到这世界而辛苦努力,甚至她也珍惜一只不起眼的小猫,为这着卑微的生命,献出她的关怀和爱心。如今我只要一想起南庄阿妈,就能更深一层生命的可贵,以及生命内在本质的美与力量。

 

  还有就是我的母亲,在我的成长过程中一路辛苦的伴随着我,在我读小学一年级之前,妈妈天都教我识字,看我指出她所念的字,她就给我饼干糖果吃,她很高兴的确认我能读书,而且我的智力完全正常,她和爸爸就决定要送我去接受教育,然而,碰到的第一个难题是我没有办法控制自如的写字,妈妈就想出了一个方法-她握着我的手,一笔一划的写功课,我想若换成别人妈妈,早就替小孩写功课了,但是妈妈要我认清楚一点事-我必须对自己的生命负责,她只能帮助我,却不能代替我去做每一件事。每天下午妈妈都流着汗辛苦的握着我的手,整整一年的时光,直到小学二年时,我在试过一些日子之后,终于可以控制笔写功课和画画了。

 

  我从小的时候遇到了很多很好的老师,例如小学二年级的马治江老师,他对我妈妈说我很有美术天份,使我对自己有了自信,而且确立了目标要做一个画家,还有四年级的吴素蔚老师,为我打下了很强的中文基础,使我到了美国多年之后仍能用中文写作。她也教我要自己面对困难,不要轻言放弃希望。我非常感谢上帝与老师们。

 

  在我14岁时全家移民到美国,我总共花了3年的的时间调适美国不同的文化,每当我不能接受国文化美式作风的时候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在台湾乡下被小朋友用手或棒子追着打的情形。一些同学常常欺负我,甚至有天一位女同学对我说:「看你这副样子,书读得在好也没有用。」听到这样的话,一种被羞辱的情绪让我感到非常生气,但是我又找不到合适的话去回她,只好在第二天拒绝上学,我对妈妈说:「我会看报上的字了,我也会算算术,何必还要到学校读书呢?」妈妈不顾我大哭大闹,硬是把我穿上制服,抱上脚踏车,还是送我去上学。到了学校吴素藯老师问我为什么不肯来上学,我就说出原因,吴老师对我说:「美廉,你本来是很爱读书的,不要因为别人说你什么,你就不要读书放弃学习你所喜爱的,你喜欢作文,就应该读更多书才能充实你自己。」听了吴老师的话,我体会到自己应该读更多的书,不应该因别人的话而灰心失望,但知道读书是一回事,但读得很辛苦又该怎么办呢?我想反正都是痛苦,不如就好好读书,将来做一个艺术家就好了,我不能忘记我从小就有的作家梦和画家梦,而我相信那作家梦和画家梦是上帝赐给我的最好礼物之一。

 

  我对上帝说:「主啊!我要做一个好孩子、好画家,请你赐给我智能与勇气去面对一切吧!」我就步一步去完成我的心愿。虽然我的求学过程历尽千辛万苦,不但身体不便,在心灵上更要承受别人异样的眼光,有时候恶毒的话语和暴力的用拳头、木棍打我欺负我,这些就像锐利的刀片,把我的心割成一片一片的,血肉模糊,但是我已经学会坚强自己,我会修补自己的心,外来的事物已无法伤害我。

 

  像我中学毕业,先进东洛杉矶学院,在进加州州立大学洛杉矶分校,我是主修艺术,副修心理学。当我刚进大学时,走在校园里,看到一般的同学,有一点自卑,因为我在残障中学整整待了五年,换新环境,也没有安全感,但是我努力作好一个学生该做好的工作。我画素描不知道画断几百只炭笔,我作画比一般艺术系的学生待在画室很多倍。花更多时间在读书上,我打字打得比一般人慢,因为我的运动神经不协调,其实手写还比打字快,但是在美国大学里,教授大多规定报告用打字的。于是别人1.2个小时打好的报告,我可能花7.8个小时才打完。而且,对我喜欢的科目,我会一再修改。我花了比同学更多更长的时间在课业上。辛苦是有回报的,我从大三到艺术博士班毕业,都没有向家人要过一毛钱,因为我就用奖学金去交学费和生活费。

 

  我在博士资格考试时,一天7.8小时要在画考博士的画,还要把论文打好,交给指导教授检查审核。每天都很紧张又忙碌,就难免有情绪上的起伏和烦躁,但是我向上帝祷告,求他赐一颗平静安稳的心去做好博士的功课与博士画展的筹备工作,我就这样以安静的态度,照着教授商讨后所定的研究计画和进度去完成我份内的事。在我考博士资格考试时,我心平气和面对与回答由8位美术教授所组成委员会所提出来的问题,我用笔在白板上回答,在教授们开过会之后,我知道我已经取得博士资格了。

 

  我取得博士学位之后就选择回台湾工作。本来我可以选择留在父母身边过一辈子,但我选择和朋友在台湾工作,一个人生活是有很多困难。今天或将来的你我是怎样,大多是我们选择,所以,我的想法是上帝在每一个人的每个阶段都有他给我们的责任和带领,如果我们不把自己份内的事做好,如何能看见上帝的奇妙带领。像我本来在青年会永吉会所教小朋画画,想不到我现在也在女青年会、阳光基金会等地教成人艺术成长班,我虽不能言语,却能教那么多学生。我也出了两本画册,四本书,还继续画画。像我这样一个当年几乎被人放弃的小孩,一个在学校不被人了解、被欺负,一个从美国回台湾到今天连过马路都会害怕的人,现在怎么可能站在这里和大家分享呢?在人们看来真是奇迹,其实只要相信上帝,热爱生命,做好我们份的事,就能看见上帝的带领,因为上帝是爱我们的,在上帝眼中,他所创造的一切都是美好的。这是我所相信的,也是我所经历的。希望同学们也能亲身去体验到上帝奇妙的大爱。

 

  虽然我们有时候困惑、灰心、失望,但这些终将过去,因着我们所经历的,我们可以去安慰与教导那些和我们有同样遭遇的人,而且活的更有信心、更有力量,从失败的经验才知道如何去拥有和珍惜更大的成功。

 

  生命中很多苦难是存在的。这不能说是谁的错,也许越想是谁的错,心中的恨意就越浓,对我们一点帮助都没有,对自己、家人、朋友都不好。只会产生更大的压力和冲突。求上帝赐给我们一颗平静安稳的心去面对,去一点一点改变自己的心,然后慢慢改变环境。即使环境没有改变,但我们仍然勇敢又心平气和的去做好我们该做的事就好了。

 

  苦难一次一次的来临,正是我们一次一次的学习机会,像我小时候被人欺负的次数多了,只要看见前面来的人可能会欺负我,我就马上悄悄的绕道而行,因为我很有危机意识。我相信这是上帝赐给我的敏锐。

 

  有人说既然你那么信仰上帝,为什么不让他医治你呢?

 

  记得小时候,我也曾问上帝:

 

  「主啊!为什么你不治好我呢?你知道我是多么希望有一个正常的身体,过一个正成人过的生活吗?」

 

  主当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。但隔天,我去一间书房,看到墙上的一句话:

 

  (不要祈求生活平顺安逸,当祈求成为一个坚强的人。)

 

  这句话在我心中一直都有着影响力。到现在,我仍然相信,如果上帝愿意的话,我一定可以被完全医治好,但是上帝有他的旨意,他要我从我的残缺中学到那份属于自己的功课。

 

  曾有人问我:你觉得上帝公平吗?

 

  我的回答是——上帝是公平的,只是有些人的心并不公平的对上帝、自己、别人或动物,才造成了世界上一切的纷争与痛苦。如果每个人都学习以上帝的慈爱来对待世上的人和物,那么世界会比现在更美丽又干净、有爱心又有智能吧。

 

  世界上每一个人都有悲观的权利。但我认为生命是如此珍贵、难得,每一个生命的诞生,是上天的恩赐,加上多少人的爱心付出,实在值得你我去珍惜。所以我很努力的活每一天的日子,因为每一天都是上帝赐给我们的。我很感谢基督教信仰给我积极的人生态度,同时也感谢上帝给我一颗敏锐的心去感受生命的美丽,希望在未来的日子里,同学们也能以一颗喜乐的心去面对将要来的事,坚强的活出我们生命的色彩,不论是热情的红、明艳的澄、灿烂的黄、轻松自然的绿、深沈的蓝、冷静的紫、纯净的白及严谨的黑,都能为青春更添丰富的姿彩!你的热情呢?你对生命态度在那里?是虚拟电脑吗?或你实在活在真善美的世界上?

 

  年轻就是不要留白,愿你我的生命更丰盛,更有色彩,谢谢大家。

 

 

  

你怎么看你自己?

   她站在台上,不时不规律的挥舞着她的双手;仰着头,脖子伸得好长好长,与她尖尖的下巴扯成一条直线;她的嘴张着,眼睛眯成一条线,诡谲的看着台下的学生;偶然她口中也会依依唔唔的,不知在说些什么。基本上她是一个不会说话的人,但是,她的听力很好,只要对方猜中或说出她的意见,她就会乐得大叫一声,伸出右手,用两个指头指着你,或者拍着手,歪歪斜斜的向你走来,送给你一张用她的画制作的明信片。

 

  她就是黄美廉,一位自小就染患脑性麻痹的病人。脑性麻痹夺去了她肢体的平衡感,也夺走了她发声讲话的能力。从小她就活在诸多肢体不便及众多异样的眼光中,她的成长充满了血泪。

 

  然而她没有让这些外在的痛苦击败她内在奋斗的精神,她昂然面对,迎向一切的不可能。终于获得了加州大学艺术博士学位,她用她的手当画笔,以色彩告诉人「寰宇之力与美」,并且灿烂的「活出生命的色彩」。

 

  全场的学生都被她不能控制自如的肢体动作震摄住了。这是一场倾倒生命、与生命相遇的演讲会。「请问黄博士」,一个学生小声的问:「你从小就长成这个样子,请问你怎么看你自己?你都没有怨恨吗?」

 

  我的心头一紧,真是太不成熟了,怎么可以当着面,在大庭广众之前问这个问题,太刺人了,很担心黄美廉会受不了。

 

  「我怎么看自己?」美廉用粉笔在黑板上重重的写下这几个字。她写字时用力极猛,有力透纸背的气势,写完这个问题,她停下笔来,歪着头,回头看着发问的同学,然后嫣然一笑,回过头来,在黑板上龙飞凤舞的写了起来:

 

  「一、我好可爱!

 

  二、我的腿很长很美!

 

  叁、爸爸妈妈这么爱我!

 

  四、上帝这么爱我!

 

  五、我会画画!我会写稿!

 

  六、我有只可爱的猫!

 

  七、还有…….

 

  八、……」

 

  忽然,教室内一片鸦雀无声,没有人敢讲话。她回过头来定定的看着大家,再回过头去,在黑板上写下了她的结论:

 

  「我只看我所有的,不看我所没有的。」

 

  掌声由学生群中响起,看看美廉倾斜着身子站在台上,满足的笑容,从她的嘴角汤漾开来,眼睛眯得更小了,有一种永远也不被击败的傲然,写在她脸上。我坐在位子上看着她,不觉两眼湿润起来。走出教室,美廉写在黑板上的结论,一直在我眼前跳跃:

 

  「我只看我所有的,不看我所没有的。」

 

  十几天过去了,我想这句话将永远鲜活的印在我心上

 

  

 

  

活出生命的色彩

访问获十大杰出青年奖画家黄美廉博士

 

  ◆指导老师:田瑞贞老师

 

  采访学生:苏皓玮、卢威辰、陈怡龙、薛郁龄黄品蒨、谭可筠、林函颖、叶苡柔

 

  常在报章媒体,看到有关黄美廉博士消息报导,不论是她画艺上的成就,或是她不畏艰难克服肢体障碍的精神,或是她所投入种种公益活动、她所出的书...这么一位生命斗士,实在令人着迷!恰巧这次国小部“得胜者义工团”为我们安排了一场黄博士演讲,趁此难得机会,由国小部资源教室六年级小朋友担任小记者,进行本辑人物专访。

 

  黄博士无法口说,所以大部分访谈透过笔谈方式进行,看到黄博士吃力的握着笔,但全身却发散着幽默、活泼、喜乐的生命热力,就像她绚丽的画作一般,我们的心深深被吸引着、被激荡着......

 

  演讲会是由一首黄美廉写的歌开始的:“如果我能完整的唱一首歌,那将是对你的感恩和赞美,苦难中、您给我安慰、仿徨时、您给我智能;虽然我不能开口唱一首歌,我却要向您献上真诚敬拜.....”演唱者几乎用哽咽的声音唱完整首歌,在歌声中,我们看到黄美廉博士神采奕奕走进会场.....(田瑞贞老师)

 

  

 

 

黄美廉阿姨的故事--没有色彩的童年

 

  黄美廉阿姨出生于台南,父亲是位牧师。出生时由于医生的疏失,造成她脑部神经受到严重的伤害,以致颜面四肢肌肉都失去正常作用。当时她的爸爸,妈妈抱着身体软软的她,四处寻访名医,结果得到的都是无情的答案。她不能说话,嘴还向一边扭曲,口水也不能止住的流下。

 

  六岁时,她还无法走路,妈妈听说患有脑性麻痹者到二、三十岁仍是在地上爬,妈妈无法想象她的未来,绝望的想把她掐死,再自杀。奇妙的,当爸爸妈妈悉心照顾她,且不断为她祷告时,她的四肢渐渐有力了,会自己吃饭、会自己站立,虽然一拐,一拐,但总算可以跨出人生的第一步。

 

  童年,她因无法像别的小孩子一样,自由自在的玩耍、奔跑,还要面对许多异样的眼光,一些小孩会嘲笑她,用手、石头或棒子打她,看她气得发抖或哇哇大哭,那些小孩子就越发得意。

 

  在这些坎苛的生长过程中,父母亲的爱扶持、和来自她所信的耶稣所赐的力量,带她渡过生命中每一个难关。另一位恩师--小学二年级的班导马治江老师,在她小小心灵中,给她鼓励与支持,使她拾回信心,这些都是她深觉感恩的。

 

  让梦想起飞

 

  问起黄阿姨小时候的志愿是什么呢?她说从小学二年级时,她就立志当画家,小学四年级想当作家。这样的意愿是怎么来的呢?原来是在她二年级时,她遇到一位老师--马治江老师,她在看到黄美廉的作品后,便极力称赞黄阿姨很有美术天分;马老师的赏识,成为黄阿姨往绘画发展的动力,之后她更加努力学画,一步步迈向艺术殿宇。

 

  上学对黄阿姨来说是一场可怕的恶梦,上一年级时她无法拿笔,她妈妈总是握着她的手,花上大半天的时间教她写字,经过努力练习,一年后,她终于学会写字;十四岁时,她全家移民到美国,进入洛杉矶市立大学就读,之后转至洛杉矶加州州立大学艺术学院,如今已取得博士学位,成为画家。

 

  如果您要问,黄阿姨小时候的志愿和梦想实现了没有?那答案是肯定的。黄阿姨不但得到艺术博士的头衔,而且还开过多次画展,画作深得好评;那么她的作家梦呢?黄阿姨在宇宙光杂志及其它报章写过不少专栏,至今已结集了三本书,这样的“美梦成真”实在令人羡慕﹗不过,您可以想象,她花费的努力可能是别人的百倍﹗然而,她做到了。

 

  她对她的工作有什么新的希望或想法?她说,她希望有更多人欣赏她的画。她希望大家欣赏她的画是因为她是一个艺术家,而不是因为她是一个残缺者。

 

  工作与生活

 

  以黄美廉艺术博士的头衔,何必大老远自美回国独自生活呢?她说:如果我还留在美国爸妈的怀抱,靠卖画维生,那么,我永远无法真正踏入社会,体会多样的人生,此外我也希望为台湾的朋友做点事。"

 

  谈起她目前的工作内容,她说画画,写作和教画是我目前的工作。她说她每天工作十八小时,每晚写三四千的文字;但画画是她的最爱。五彩缤纷的世界使她有如小鸟飞起来。

 

  问到她工作有什么乐趣?她说"我生命中最大的享受还是看着一幅幅的画作从我手里诞生。所以我不在悲伤的时候作画,我如果没有灵感或感觉,我也不碰画的。一直到我找到我的感觉或色彩时,我才开始画,所以基本上,我画画的时候是最快乐的时光,即使一再修改,我也能画下去。"

 

  问起黄阿姨得到十大杰出青年得感想?她说:“我很高兴,也很高兴别人对我的肯定,但是她更感谢的是上帝,他陪我走过一切平顺或不容易的日子。”

 

  你知道黄阿姨的休闲生活做些什么吗?她喜欢的休闲方式是看书、看画展、看电影、旅行。和朋友谈天则是她人生一大享受。她也和一般女孩一样,喜欢吃零食、麦当劳、及一些新奇的食物,她很好客,常请朋友品尝她的创意菜和创意饮料。张学友是她的偶像,只要一提起她,她就会兴奋得手舞足蹈。

 

  活出生命的色彩:

 

以黄阿姨的成就,就是一般正常人都很难达到,更何况她是一位重度的脑性麻痹患者呢?到底她有什么“得胜”秘诀呢?请看以下我们的访谈实录:

问:很多人遭受挫折就会自暴自弃,或感到自卑,可否说说您的经历或感想?

答:自卑是很正常的情绪之一,但如果过分自卑,就形成一种病态了。我比一般人好象更容易自卑,但我已接受我自己,所以,我习惯别人对我的眼光,我也能拒绝有些不好的眼光,这些根本伤害不了,加上我有信仰,这使我更有自信,所以我不会过分自卑。

问:您通常如何克服困难?是什么原因支持您力争上游?

答:通常我克服困难的步骤:一、向上帝祷告,冷静下来,反省。二、找可靠又有能力的朋友谈出你的困难。三、面对并解决问题。

四、如果解决不了就等候和放松了。

:请说说您生命中重要的转折点。

:对我来说,每一天都是转折点,因为每一天我都有新的想法及作法进入我生命。

问:您觉得您快乐吗?您觉得要怎样才可以让人活出生命的色彩?答:基本上,我是快乐的人,但是有时又难免情绪上有一点起伏,我很平衡--但又很强烈。对我来说,单纯的生活的人,才会得到快乐,而且活出生命的色彩。这样子的单纯并不是说不要读书,不要去争取自己应该有的权益,而是保有稚子之心看世界。

 

  后记

 

  在我们听完黄博士的演讲后,对她那锲而不舍的精神,深感佩服﹗

 

  黄阿姨虽然身上有残缺,但她却不向命运低头,她努力迈出生命的步伐,终于达到巍峨的山峰,活出生命的色彩﹗

 

  那天,黄阿姨还特别对我们勉励说:“小朋友,还有很多事物等着我们去探险或经历,只要用心去做,去体会、去欣赏,每一件在你生活的事,你们就能够有属于自己的天空。”现在也把这一段话送给每一位读者。

 

  同学们,读完黄阿姨生命的故事,你心里有什么感受呢?你生命的色彩是什么?你希望你活出怎样的生命色彩呢?

 

 

 

阅读:
录入:如鹰

推荐 】 【 打印
上一篇:我們所敬佩的吳注寶老姊妹
下一篇:耶和华教我谈恋爱
相关新闻      
本文评论       全部评论
发表评论


点评: 字数
姓名:

  • 尊重网上道德,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
  •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
  •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
  •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
  •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